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 - 美哇动态 - 美哇--专注广告免费交换共享 美哇--专注广告免费交换共享
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 发布时间:2018/05/07

17年是共享经济飞速发展的一年,同样是大批入局共享经济企业重新洗牌的一年。那些梦想借助共享东风飞黄腾达的企业,90%都被拍死在沙滩上。

 

我们曾经分析过摩拜和ofo之间你来我往的过招,也预测他们合并或被巨头收购不过是时间问题。最后结局也是落了俗套,以摩拜37亿美元卖身美团、阿里加码ofo和哈罗、滴滴接管小蓝告一段落,共享单车的头部公司基本全部缴械成为巨头生态中的一枚棋子。


相比那些相继倒闭的第二阵营公司,卖身或依附巨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。这一场以共享单车为主导掀起的共享经济之风背后耗费的资金之大,让人瞠目结舌:

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,仅是看得见的金额加上占用的押金,共享单车投入就超过600亿元,那些还没上车就倒闭的公司不计其数,累计资金更是不详。


如此庞大的资金涌入共享单车市场,除了成就少数人的人生巅峰,方便了部分市民的出行便利,更多的是换来了街头堆积成山的废铜烂铁,大量资源被浪费,让人痛心。被损耗的资金融入高新产业或公益事业那恐怕会是另一番景象。

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

除了共享单车,其他以共享之名发起的项目同样像一个个毒瘤一般吞噬着国民资产,在短暂“高潮”之后慢慢销声匿迹。共享汽车在融资15亿元之后前途未卜,共享充电宝融资20亿,还创造了“40天融资12亿元”奇迹后开始洗牌,风口正在销声匿迹。共享雨伞、共享纸巾、共享睡眠仓经历短暂激情后,开始萎靡不振。

 

投入千亿,仅仅成就了摩拜、ofo等极少数企业,这波共享经济很难评价给社会产生了怎样的创新与发明,不过是套上了共享的外衣,沦为抢夺市场的新方法罢了。


究其失败的根本原因首先是,这些所谓的共享经济,实际上是披着共享外衣的“伪共享”。说白了就是一种租赁关系,并不是真正创新的商业模式。行业壁垒低,一个共享单车出现后,千千万万共享单车迅速复制粘贴,导致行业同质化严重。共享雨伞甚至变成变相卖伞的生意,当然如果共享雨伞能变成一种新型的销售形势也是一桩美谈,事实上,被顺走的雨伞,押金为19元,成本却达到了90元,即使不退回押金,也无法实现盈利。

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

美哇创始人顾丁早在17年就指出:“这些伪共享总会终结,而这一天不会远!”现实正如顾总所预料一样,在真正退潮之后你才会看到谁在裸泳,只是这一天比预想中来得更快。

 

我们曾写过,共享经济的本质是闲置资源的再利用,去中间化,还原物质本身的价值,挖掘更多的潜藏价值,回到物物交换的原始状态,重新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我们熟悉的滴滴、Airbnb、美哇共享广告这样的平台都是真正的共享。

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

第二个失败的原因要归咎于那些煽风点火,急功近利的商人。他们没有想清楚企业的商业模式、产品盈利点、自己支配资源的能力、企业未来的发展,盲目跟风,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,反过来把锅甩给共享经济,单纯认为这个模式不行。


做企业归根结底都在为社会和市场提供解决方案,具有留美经历的顾丁对这点体会得尤其深刻。那些成为巨头的公司创始人,往往都热衷于创造新奇的事物,热衷于提供解决方案,将产品打磨到极致,找到了产品价值所在,企业盈利最后不过一个时间问题。

美哇广告:那些入局共享经济的企业,后来都怎么样了?